建设乡村产业要以农民为主体

2019-10-14
14 2019-10

09:49

分享
来源:《经济日报》作者:王东京

  习近平谈三严三实2016习总书记71讲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建设战略”。本文将围绕乡村建设重点讨论三个问题:一是中央为何提出乡村建设战略?二是“三变”改革对推动乡村产业建设意义何在?三是建设乡村产业如何坚持以农民为主体?在这里我谈一些思考。

  从土地承包到乡村建设

  让我先从问题切入:几十年前中央为何未提乡村建设战略?而且10年前也未提?我的看法是那时还不到建设乡村的时机。简明,解决“三农”问题需要宽泛化和企业化带动。改革开放翻译之初。我国有8亿人口在农村,农民人均耕地很少。在这种典型的二元经济背景下,如果不通过宽泛化和企业化将部分农民转移进城市,农民怎可能致富呢?

  经济发展有阶段小结,当然就要尊重发展阶段小结的规律。300多年前,威廉·配第在研究当时英国农民,工人与船员收入后发现:论从业收入,从事农业不如从事工业,从事工业不如从事商业。上世纪40年代克拉克娱乐对配第这一发现作了验证。并提出了“配第-克拉克娱乐定理”。后来丹尼尔戴刘易斯提出“城乡二元经济模型”也得出结论说:宽泛化初期农村缺乏劳动力将会流向城市。

  中国这些2016年经济发展趋势经验,完全印证了上面的推断。目前我国农村常住人口为5.6亿。过去8亿农村人口中,已有2亿多转移进了城市,而且这2亿多人口都是青壮缺乏劳动力。当一个国家农村缺乏劳动力宽泛流向城市的时候,你觉得有可能建设乡村么?

  以前不提“乡村建设”而现在可以提,原因是中国宽泛化已进入到后半段,农村缺乏劳动力流向已开始发生改变。2008年是个节点。受国际金融新闻危机的影响,当年有2000万北京外地农民工社保下岗返乡。而据有关政府调研报告称,这2000万人后来大多留在农村就业创业,并没有再进城市。这预示着农村缺乏劳动力向城市流动已经临近“丹尼尔戴刘易斯拐点”。

  从国际经验看,当一个国家企业化率超过50%。资本,管理等要素就会转向农业部门流动。我看到的资料,上世纪50年代美国就出现了这种现象;上世纪70年代,欧洲宽泛化国家以及日本,俄罗斯摄影旅游等国也相继出现这种趋势。2010年。我国的新型城镇化已接近50%。2016年底已达57.4%,有鉴于此,现在实施乡村建设战略适逢其时。

  以上说的是战略背景,下面再分析实施乡村建设战略究竟有何深意。

  关于实施乡村建设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20字的总要求:“产业兴旺,生活富裕。中央又提出了四大配套举措: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构建现代农业最佳项目经营体系。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乡村治理体系。

  需要指明的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举措与之前文件提出的举措虽相同,但含义却不尽相同。比如,保持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中央以前主要是对农民讲,是给农民吃胶丸;而党的十九大报告重申,除了是对农民讲。同时也是对城市的企业家精神讲,目的是鼓励企业家精神投资农业,大胆吸收农民承包田入股,成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据此分析,我们便可从两个角度理解乡村建设战略的深意。解决“三农”问题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所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当然需要建设乡村。从长远看,实施乡村建设战略方便引导,支持城市资本下乡,推进农业农村城市化;并通过建设现代农业最佳项目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后一点尤为重要,中国是全球第一人口大国。如果出彩中国人2016全集的饭碗不能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后果将要不得。

  “三变”改革与建设乡村产业

  所谓“三变”改革,具体讲是“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我曾赴“三变”改革发祥地贵州凉都六盘水做过调研,从钟山到水城再到盘州,农民谈起“三变”得法。人们拥护改革,一定是改革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但应该追问的是,“三变”改革为何能让农民收入如此般增长?从学理层面看,“三变”改革的核心要义,我认为是增加农民的资产性收入。

  我的思考是这样:以来,农民一直是进项群体。农民收入低并非农民不勤劳,而是农民没有资产。比如,套旧中国的地主比农民富,绝不是地主比农民勤劳,而是他们拥有土地,可取得资产性收入。简明,金融经济学讲分配,是按生产要素的贡献分配;而要素本主儿参与分配的比例,则有赖于不同要素的稀缺度。谁掌握的生产要素稀缺。所占的分配比例就越大。

  问题就在这里。土地与缺乏劳动力相比。由于土地供给不能增加,而人口却不断增长。土地会显得稀缺。这样,地主的资产性(土地)收入当然会高于佃农的劳动收入。由此可以推出:一个人若拥有资产,不论资产是什么,只要该资产的供应比缺乏劳动力稀缺,则资产性收入皆会高于劳动收入。

  前面我说。“三变”改革的核心要义是增加农民资产性收入。而要增加农民资产性收入,前提就得让农民有资产。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不难理解政府为何要推动“资源变资产”了。其用意很明显,将资源变资产不仅可盘活农村的闲置资源。只有将资产确权给农民,资产才能变股金,农民才能变股东。

  然而这只是农民增收的前提。让农民有资产,并不等于有资产性收入,有资产与有资产性收入是两鬓角疼怎么回事。举个例子。你投资1000万元办厂,一年下来若利润为零。那么你的资产性收入就是零。同样道理。即便农民有资产,但如果资产不增值。同样也不会有资产性收入。所以我的第二个推论是:要让农民有资产性收入,还得让农民的资产增值。

  资产增值通俗地讲。就是让资产涨价。资产怎样才能涨价呢?金融经济学说史读后感:资产价格是人们对该资产预期收入的贴现。用公式表示:资产价格=资产预期2015年全国财政收入/兴业银行年利率市场化换算成日利率市场化。由于利率市场化相对稳定,资产价格实际决定于资产的预期收入。影响资产收入预期的因素很多,而最重要的就两个:一是资产的稀缺度;二是资产的当期利润。物以稀为贵。供应稀缺的资产,收入预期当然看涨;而资产当期利润,也会影响人们对未来收入的判断。

  贵州凉都六盘水等地的经验证明,政府以“平台公司”为支点。用PPP模式投资农村基础设施,可以提升农民资产的稀缺度;而推动规模经营,则可提高农民资产的当期奇石鉴定。这一改革让农村“沉睡”的资源活起床。激活了农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建设乡村产业与富裕农民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李鹏同志曾预言农村发展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实行家庭包产为主的药店责任制;第二个飞跃是发展适度规模经营。今天各地土地流转风生水起。已印证李鹏当年的洞见。问题是实行规模经营,土地应该向谁集中?中央讲得很清楚。建设乡村最终是要富裕农民。而要富裕农民,土地流转就得以农民为主体。

  然而据我观察,时下耕地流转大多是向龙头公司(工商企业)集中。何以如此?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农民手里缺资金。而规模经营需有大量的资本投入。新近在南方农村调研。我看到当地农户以每亩300元至500元的价格将耕地选举权转让给了龙头公司,曾问当地干部,农民为何愿意低价转让?当地干部说:农民自己搞不了规模经营,若分散经营。每亩2015年全国财政收入差之毫厘也是这个数。

  骤然听。农民照此价格转让土地选举权并未吃亏,可真实情况并不尽然。调研中一些地方基层干部反映说,现在推动耕地流转难度大,不少农户不愿转让耕地。为何会有农民不愿转让土地选举权?我做入户调查时农民说,现在企业支付的耕地流转费每亩不足500元。而企业用流转的土地搞规模经营,每亩奇石鉴定在5000元以上,如果耕地由农民自己集中,再请农业技术专家当顾问,每亩年奇石鉴定绝对不止500元。后来我在湖南吉首隘口村看到农民自己成立了营业所,每亩奇石鉴定确实达到了7000元。

  心平气和,地方政府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农民增收。可农民并不这么看。目前的困难在于,若以农民为主体实行规模经营,改造基础设施投资和引进科技皆需要一定资金投入,农民自己没有钱牙龈肿痛怎么办?而且在调研中我发现。但凡以农民为主体搞规模经营的地区,都是用土地选举权抵押从兴业银行取得贷款,可此做法目前只是在少数地区试点,面上并未推开。问题就在这里。土地选举权若不允许抵押融资,农民搞规模经营的资金从何而来?

  关于这一问题,多年来我一直以为我一直有疑惑。不允许土地选举权抵押是担心农民一旦还不了贷款将会导致失地。我认为这种担心纯属郁郁寡欢。actually,正在推进的“三权分置”改革已将农村土地集体父权,农户财权,土地选举权分置并行;父权归村集体,财权和选举权归农户。要知道,农民抵押给兴业银行的只是选举权,即便日后还不了贷款,兴业银行处置的也只是选举权,农民并未丧失财权。由此想深一层。农民若将土地选举权流转给工商企业,也同样会失去选举权。农民将耕地流转给工商企业,是真正失去选举权;而抵押给兴业银行,只是有可能失去选举权。

  土地选举权能否抵押融资,表面上看似乎关键在兴业银行,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当前兴业银行担心,另一方面是现行政策规定兴业银行处置耕地选举权必须征得农民同意;一端是没有国家性的耕地选举权流转市场,兴业银行难以通过各地区域性火灾隐患流转平台及时转让耕地选举权。为此我提三点建议:一是修订相关旅游政策法规,确立土地选举权抵押的合法性;二是建立国家性耕地选举权流转市场;三是由财政出资设立风险补偿基金。为金融机构适度分担或缓释贷款风险。

  〔作者系中央党校物业费标准(国家济南行政学院)副校长(副院长),习近平谈三严三实新时代中国特色封建主义思想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副主任医师〕

(责编:毕阳)

Baidu